主页S生活台 你用的保养品 安全吗?! >
我去札幌吃个甜点!北海道伴手礼名店咖啡厅三部曲:六花亭、北菓

你用的保养品 安全吗?!


   2020-06-18

254人看过
你用的保养品 安全吗?!

国际知名化妆品品牌佳丽宝爆出问题产品,令消费者一阵譁然。但其实,佳丽宝事件只是台湾每年千亿元市场的冰山一角,由于相关单位管控鬆散、消费者认知不足,再加上厂商唯利是图,台湾的化妆品危机指数事实上并不小于食品,其中的黑洞,值得国人关心。


日本知名化妆品品牌佳丽宝(Kanebo)上周爆出美妆市场史上最大规模的回收事件,起因即为佳丽宝集团独家研发的「白桦精萃」(Rhododendrol,杜鹃花醇,简称4-HPB)成分,疑似造成日本三十九名使用者皮肤产生白斑症状。

虽然该成分尚未被证实会造成白斑,且在二○○八年上市后累计出货的四三六万个产品中,仅有三十九人通报问题,比率相对偏低,故有部分皮肤科医师倾向于是个人体质过敏所引起,但不管结论为何,佳丽宝事件凸显出化妆品成分的安全性有多幺被大众所疏忽。

台大医院皮肤部主治医师邱品齐指出,佳丽宝事件确实特殊,因「杜鹃花醇」已通过日本厚生省与台湾卫生署核准上市,但却有消费者在使用后产生暂时性的明显白斑。

临床上来说,白斑意味着黑色素细胞死亡,必须藉由擦药、吃药或光疗等医疗处理才能回复,若该成分引致真正的白斑症状,那事情就真的严重了。

台湾师範大学化学系教授吴家诚更严正指出,化妆品的生产、製造过程相对于药品、食品宽鬆许多,国内主管机关极少主动去查验安全性,消费者更不会进一步去查证每种成分,让厂商轻轻鬆鬆就能赚到大笔的钱,事后出问题只要下架就好。

但是,在化妆品成分安全性认证不足问题根本没有被解决的情况下,消费者要如何用得安心?

黑洞一 新品层出不穷,管理法规宽鬆

对于化妆品管理宽鬆的指控,卫生署食品药物管理局医妆组表示,化妆品多使用在皮肤表皮,採取风险管理方式,不会对厂商要求太多安全评估项目,若今日查验化妆品标準比照药品,那市面上可用的化妆品就会和药品一样少。

但就现实情况而言,因美妆市场竞争愈趋激烈,以美白产品来说,传统的维他命C、熊果素、麴酸等美白成分已难以满足求新求变的消费者,厂商为了满足市场需求,也不得不四面八方探索新成分,基本上也难以进行完整的长期安全性测试再上市。

邱品齐指出,化妆品本来就是化学成分的混合物,短期副作用虽不如药品大,但长期副作用就有待确认。且新兴技术与成分层出不穷,其长期风险其实并没有严谨的机制加以把关,目前多仅局限于短期的安全性测试,通过便能开发成产品上市。

更危险的是,这些新兴技术与新兴成分多半未经长期追蹤,消费者就好似化妆品厂商的白老鼠,一直要等到出问题了,才会被注意到。

不仅此次引爆白斑疑虑的杜鹃花醇属于近几年才研发上市的新品,邱品齐点出几项需要留意长期安全性的美白成分,都是近一、两年为时尚美妆杂誌大力捧红的热门项目,如同属于间苯二酚衍生物的苯乙基间苯二酚(Phenylethyl Resorcinol)、4-n-丁基间苯二酚(4-n-Butylresorcinol),因被发现具有强力的潜在美白功效,已开始被部分跨国集团应用于美白产品中。

另外,还有宣称可抑制黑色素生成的胜肽以及核糖核酸干扰 (RNA interference, RNAi)技术等,因涉及细胞生理或基因机转的调控,甚至是药物的作用机转,逾越了化妆品的範畴,「简直可说是两面刃。」

黑洞二 产品效果愈强,成分风险愈高

市面上,常可见到许多保养品以速效、强效作为号召,尤其是美白产品,因消费者迫不及待要在脸上看见成效,需费时一至两个月才能见到成效的传统美白原料,便逐渐为厂商与消费者所摒弃。

但前述的间苯二酚衍生物,即因美白速度快,而崛起成为市场新宠儿,但其长期安全性与对皮肤的刺激性,其实仍无人可作担保。

另一方面,许多皮肤科医师皆同意,产品效果愈神奇,愈可能含有违法添加物,消费者最好选择卫生署核准的成分,勿贸然听信广告或是行销宣传美言。

吴家诚便强调,化妆品、保养品中若含有愈强力的成分,风险就愈高。
以美白产品为例,因其主要是藉由氧化作用或强力酸硷作用,破坏皮肤表层达到美白效果,美其名为换肤,而健康的皮肤每二十八天便会完成一次更新週期。他指出,人一生当中约可更新一千次肌肤,时下爱美女性藉外力不断强制细胞更新,到老的时候皮肤便有可能急速老化。

甚至许多化学成分还牵扯到强力氧化与渗透性,吴家诚说:「不排除有致癌的可能。」简单来说,只要在科学上的安全性认证不足,在专家眼里,这些新成分、新技术的风险便愈高。

吴家诚建议,相较于检举通报等被动手段,如杜鹃花醇这一类安全性没被完全掌握的化学成分,卫生署根本不应该容许其使用在上市产品,他说:「连推行GMP已久的食品也无法真正掌控添加物成分,化妆品更应该要比照食品安全规格加强检验。」

市面上化妆品种类繁多,销售管道也相当多元,根据台北市化妆品商业同业公会统计,全台登记设厂的化妆品製造厂商便有六七五家之多,若再加上贸易商、平行输入进口商等,国内相关业者至少超过上千家。

而根据财团法人生物技术开发中心产业资讯处统计,二○一一年我国的化妆品进出口产值约达九四九亿元。

黑洞三 通报系统虚设,不利产品追蹤

然而令人担心的是,这近千亿元产值的产业中,却充斥着广告不实的情事。去年卫生局的罚款总余额为一亿五四四五万元,其中占比最大的便是来自于违反《化妆品卫生管理条例》的裁罚,共五三五二万元,高达三○%。

再试想,每年周年庆档期百货业者拚业绩,人气红不让的指标性商品便属一楼的化妆品专柜,单日动辄便是五千组以上的特惠组秒杀;而在网购平台、水货店流通的化妆品更是不计其数。

但真遇上产品出现问题时,多半的民众仅是採取换个品牌、换样产品的作法,从未想过去检举不良的化妆品,让许多有副作用的成分未被记录、追蹤,形成美妆行业抬面下庞大的黑洞。

事实上,除了打电话给卫生所,或是直接带着产品前往检测外,卫生署建立了一套线上化妆品不良品通报系统,该系统的成立并非为了取代现有卫生单位行政流程或是消费者保护机制,主要是期望能藉由使用者通报,促使厂商提升产品品质,也为研究单位建立统计数据样本。

卫生署表示,化妆品不良品通报系统自二○○九年启动,运作已迈入第五个年头,尚处在「大力推广」阶段,知道有此通报系统的民众仍相当有限,建议消费者除了直接向业者反映外,也能向卫生署检举,有利后续追蹤。

为自己把关 消费者要详阅产品标示

邱品齐提醒民众,有些成分并非不能用,但因国内外法规不同,部分在国外被列为化妆品的产品,在国内却属于药品,若代理商家未申请药证就卖给消费者,极有可能因此造成皮肤伤害。

举例来说,对苯二酚(Hydroquinone)因西方人使用较不会造成色素沉澱,因此管制宽鬆,可用于化妆品,但在台湾便列为药品管理,係因东方人黑色素细胞旺盛,须由医师开药,使用三个月后还须停药评估。

另一种情况则是国内外对成分的浓度规範不同,若厂商未注意或故意忽略,就会违反法律规範,建议主管机关将管理法规补齐,或是参照国际标準,与国际接轨。

佳丽宝事件虽是单一事件,但却反映出国内外主管机关对于化妆品新成分的监督漏洞。爱美是人的天性,但却很少有人会注意产品成分的长期安全性,厂商的良心无法强求,消费者只能更加详阅产品标示,为自己的肌肤把关。


相关文章推荐

MORE ARTICLES